板门店会晤后美朝谈判“更专业”,专家呼吁中日韩积极做“加法”


  记者 | 田思奇

  6月底,正在访韩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板门店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会面,并跨过军事分界线进入朝鲜。在这场“突如其来又有点征兆的握手”后,美朝谈判格局有了新变化。

  特朗普说,会谈原定15分钟,可后来足足谈了40分钟,他和金正恩同意重启在今年早些时候陷入僵局的核问题谈判。“我们已经同意各自指定一个团队,去尝试制定一些谈判的细节。”

  在7月8日至9日举行的第八届世界和平论坛上,中韩两国专家对这场会晤及之后美朝谈判的走向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和判断。

  韩国外交通商部原长官金星焕认为,特朗普在短时间内实现在板门店会面,是弥补他在河内峰会的战略性错误的历史性机遇。对朝鲜来说,如果坚持河内峰会立场,美国就不会考虑放松经济制裁。因此,同意在三周内重启工作级别的谈话正是朝鲜做出的实质性让步。

  与两年前相比,朝鲜的政策发生了转折性变化。中央外事办公室原副主任杜起文指出,去年4月朝鲜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决定采取新的战略方针,集中力量进行经济建设,改善人民生活。在那以后一年多的形势发展证明,朝鲜已经放弃了过去经济建设和核导开发“并进”的路线。

  结合大背景看,美朝谈判的总体趋势正朝着改善关系和推动半岛无核化的目标发展。杜起文说,从去年初美朝开始探讨首脑会晤以后,形势发展跌宕起伏,充满戏剧性。两国领导人的引领作用是这一轮朝美互动的突出特点。“特朗普一再强调他与金正恩有着非常良好的个人关系,金正恩也赞扬特朗普的政治决断力和非凡的勇气。”

  金星焕认为,美朝关系僵局在板门店会谈后暂时得到了缓和,谈判已经从“一揽子协议”的解决思路转向逐步去核化的过程。朝鲜会继续“自上而下”的、由领导人主导的对美国交往,同时结合“自下而上”的方式,恢复工作级别的接触,直到制裁得到缓解或是解除。

  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李彬教授指出,朝鲜要的是希望能正式结束战争的状态,同时实现和美国的关系正常化,并解除所有对它的制裁;而现状是朝鲜和美国都希望对方能做得更多,取得更大进展“这在任何磋商中都非常常见”。

  因此,在分步走的过程中,真正的巨大挑战是如何衡量两个轨道所取得的进展,并使其保持平衡。“比如我们不知道一旦朝鲜愿意要解除它的一些设施,我们应该解除多少制裁;如果美国同意要和他实现关系正常化,他要宣布(解除)多少个核设施。”李彬说。

  此外,在一场磋商当中,双方的磋商人也需要有一些专业技术。

  “美朝领导人都很擅长战略性磋商,但是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能够动员足够的人力资源和资本进行技术性磋商。”李彬举例说,“比如要占土地非常简单,可以直接去河边把这块土地占下;但是你如果要去买一块地,那么你就要有专业的支持,知道这块地的价值。”

  “这种缺乏专业技术就是导致河内峰会没有成功的一个原因,因为双方都对这些专业的细节不够了解,所以没有办法达成一个协议,(当时)双方都期待他们的领导人能够非常轻易地达成一个大协议。”李彬说。

  说起各方未来的策略,杜起文认为,各方要努力让朝鲜和美国双方谈起来、谈下去,在谈的过程当中增进了解,增加互信,增强信心。

  对于已经进入大选周期的美国,杜起文希望特朗普政府在朝核问题上不要过多受国内政策影响,谈判进程不要出现逆转和大幅度的倒退。此外,各方也要照顾朝方合理的安全和发展关切。

  杜起文说,朝方政策已经出现积极变化,这时再坚持极限施压、将朝鲜隔绝于国际社会已经不合理了,而应该鼓励朝鲜树立信心,在去核问题上让他们采取更加大胆的步骤,与国际社会良性互动。

  “各方应该用一切可以利用的积极条件做加法,比如积极开展同朝方的双边往来,增加朝方在文化旅游和人文交流方面的合作,帮助朝鲜更有信心地走去核道路,帮助朝鲜积极参与到东北亚地区一体化合作的潮流中来。”他说。

  此外,中日韩等国在考虑地区合作的时候,也应该把朝鲜和半岛形势带进去,“让东北亚地区和平发展合作的大的潮流趋势,成为推动朝核问题和半岛形势取得突破的重要利好国际战略线”。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