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阴银行高管频繁变动 4.7亿股股权遭遇质押


?

10月7日,江阴银行宣布其副行长钟国良获得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的批准。自今年年初以来,江阴银行经历了频繁的人员变动。此外,前十名股东中有七名股东的股权总计达4.7亿股。

10月7日,江苏江阴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阴银行”)发布通知,称其副行长钟国良的资格获得了银监会的批准。自今年年初以来,江阴银行经历了频繁的人员变动。自4月江阴银行变更以来,两名副行长已于6月向董事会提交了书面辞职。

值得注意的是,除高层管理人员频繁变动外,江阴银行前十大股东中有七名股东的股票已质押,总共有4.7亿股股票已质押。此外,根据半年报,江阴银行上半年的逾期贷款较2018年底有所增加,资产减值损失同比增长28%。

频繁执行更改

10月7日,江阴银行发布了关于批准高级管理人员资格的通知。江阴银行最近获得了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无锡监管分局的批准。钟国良被任命为江阴银行副行长。

实际上,钟国梁的演出并不是第一次,它与江阴银行的联系很深。据了解,钟国良已经在江阴银行工作了很长时间。

公共信息显示,钟国良出生于1969年5月,拥有学士学位,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和助理经济学家。 1988年2月加入工作。曾任江阴银行华石支行副行长,侨一支行行长,云亭支行行长,周庄支行行长,党委书记。分公司,党委委员,总行副行长。

2016年9月3日,江阴银行正式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的第二天,钟国良因工作调动辞去江阴银行副行长职务,并出任无锡市党委委员。农村商业银行。该职位的总裁。

2019年6月下旬,无锡农村商业银行宣布钟国梁因工作调动辞去公司副行长等内部职务,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随后,江阴银行宣布董事会同意聘请钟国良为江阴银行副行长。

江阴银行表示,钟国良具有相关专业知识和工作经验,具有担任高级管理人员的资格和能力,并且具有担任相应职位的资格。他的高级管理层有利于公司的发展。

实际上,自今年年初以来,江阴银行高管经常更换。 2019年4月8日,江阴银行现任董事,行长任素辉因年龄原因辞任江阴银行行长,董事,董事会风险管理委员会委员。随后,江阴银行董事会同意聘请宋平担任江阴银行董事兼行长。宋平的资格已于今年8月获得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的批准。同样在4月8日,江阴银行独立董事成斌出于个人原因申请辞职。

6月24日,江阴银行再次宣布,董事会已收到副行长杨树同,副行长陈跃中的书面辞职请求,要求辞去银行副行长职务。据了解,杨树彤于2017年6月出任江阴银行副行长,陈跃中于2017年10月出任江阴银行副行长。在任期间,两人均只有两岁。

47亿股承诺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经常更换高管外,江阴银行的前十大股东中大多数都有承诺。

根据公司披露的2019年半年度报告,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已对江阴银行前十大股东中的7名股东进行了质押,质押股总数为469万股。截至2018年底,江阴银行七名股东的认股权总数为4.54亿股。

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江阴银行第一大股东江阴长大钢铁股份有限公司持有股份9358.7万股,持股4.31%,已质押337.36万股,已质押股占36%。

除第一大股东外,江阴银行其余六名股东均被质押,其质押股份占各自股份总数的60%以上。

其中,第五大股东江阴华发实业有限公司,第七大股东江阴振宏印染有限公司和第十大股东江阴法盛(股份)钢铁制品有限公司三名股东所持股份全部为质押。

逾期贷款和资产减值损失增加

就业绩而言,上半年江阴银行的收入和净利润均有所增长,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仅同比增长0.86%,几乎持平和去年一样。上半年,逾期贷款和资产减值损失均增加。

具体来说,根据其2019年半年度报告,截至6月底,江阴银行总资产为1253.95亿元,比2018年末增长9.18%。上半年营业收入为1.647亿元,增长17.94%;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05亿元,同比增长0.86%。

资产质量方面,江阴银行资产质量总体良好,不良贷款率从2018年末的2.15%下降至2019年6月末的1.91%。但是,逾期贷款有所增加从2018年底开始。

根据财务报告,2019年上半年,江阴银行的逾期贷款总额为15.34亿元。其中,逾期1至90天的贷款为3.71亿元,逾期90天至360天的贷款为6.19亿元,逾期360天至3年的贷款为4.25亿元,逾期3年的贷款为1.18亿元元。

截至2018年底,江阴银行的逾期贷款总额为14.86亿元。其中,逾期1至90天的贷款为2.93亿元,逾期90天至360天的贷款为6.2亿元,逾期360天至3年的贷款为4.25亿元,逾期3年的贷款为1.48亿元元。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上半年,江阴银行的资产减值损失为7.53亿元,比2018年同期的5.87亿元增加1.66亿元,增加28.3 %。

对此,江阴银行表示,2019年1月1日实施的新金融工具准则要求放弃原有的亏损模型,并在前瞻性的基础上采用预期的亏损减值模型,并符合金融工具的要求。 MCA。我们将采取更加严格的风险控制措施,逐步将逾期60天的逾期贷款减少为不良贷款,增加拨备金。以上两点导致上半年资产减值损失增加。

本文首次发布在微信公众号:Technical Finance Online。本文内容属于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Hexun.com的立场。投资者应采取相应的行动,风险自负。

(编辑:李贤杰)

刘强东发飙:再提“奶茶妹妹”别怪我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