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鬼酒净利2818万剧降四成 销售费增37%业绩增速或放缓


“短期销售目标为30亿元,中期销售目标为50亿元,长期未来销售目标为100亿元。”九桂九董事长王皓在2019年初公开表示。但是从现在开始,王皓的“短期目标”也很难在短期内实现。

10月17日晚上,九桂九(。深圳)发布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前三季度收入9.68亿元,同比增长27.34%。净利润1.84亿元,同比增长14.27%。然而,该公司第三季度净利润同比下降39.5%,至2818万元。

这是久桂九在连续12个季度保持净利润增长后,自2016年第三季度以来首次遭遇“滑铁卢”。

对此,久桂久解释说,净利润下降主要是由于公司销售费用大幅增加,以及第三季度停售商品和控制商品的影响,并表示公司的营销没有受到阻碍,公司的全年规划也不会受到影响。

此外,合并报告显示,九贵九今年第三季度销售成本为9719.6万元,去年同期为6464.53万元。1月至9月,该公司的销售成本为2.79亿元,而去年同期为2.03亿元。从核心数据指标来看,第三季度收入同比增长9.75%,销售费用同比增长37.45%,这是净利润下降的重要原因。

因此,中国最大的投资银行CICC的消费团队将九桂酒的评级下调至中性,目标价格下调至33元。CICC表示,久桂久第三季度的业绩低于预期,该公司下半年的业绩可能会放缓。CICC分析师还表示,产品降价或毛利压力不排除进一步降价以促进销量的可能性。

10月24日上午,长江商报的一名记者就九桂九第四季度业绩预测和市场表现给九桂九发了一封采访信。然而,截至发表之时,尚未收到任何答复。

久桂久第三季度净利润下降40%

。尽管今年中国白酒市场飙升,贵州茅台的股价创下新高,但仍有一些地区白酒公司的业绩不太好,包括最近宣布业绩的九桂酒。

近日,久桂久发布第三季度财务报告数据,显示公司营业收入为2.59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800万元,前者同比增长不到10%,后者同比下降40%,超出机构和股东的预期。

10月18日上午,中国最大的投资银行CICC将久桂九下调至中间价,目标价格为33元。到10月18日收盘时,久桂九已跌至34.95元。

至于净利润大幅下降的原因,久桂久内部人士表示,第三季度净利润同比下降更与公司的市场战略调整有关,因为公司必须维持市场,并对商品进行了必要的停止和控制,导致利润波动。此外,上述人士表示,第三季度是传统的白酒销售淡季,成交量小会放大波动。实际波动范围在正常范围内。这并不是说营销受到阻碍,公司的年度计划也不会受到影响。

据了解,醉鬼谭红第三季度主动调整库存,自6月28日起停止在湖南发货,8月底恢复发货。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第三季度停止和消化的商品库存也导致了酒精饮料本身库存的增加。财务结果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九桂酒库存为9.05亿元,同比增长12.3%。

同时,记者注意到九贵九第三季度销售成本约为9720万元,同比增长约3255万元。销售成本的急剧上升侵蚀了利润,并大大降低了净利率。该公司第三季度的净利率为10.88%,同比下降8.81%。

事实上,九贵九的销售成本在第三季度并没有突然大幅上升。风能数据显示,该公司2019年前三个季度的销售费用超过9000万元。截至2019年9月底,销售费用达到2.79亿元,同比增长37.1%。此外,2018年,该公司的销售成本高达3.46亿元,同比增长68.4%。

业内人士表示,根据九桂酒的规模,销售成本太高,过高的销售成本将直接影响净利润,广告效果令人怀疑。

白酒专家蔡薛飞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九桂酒的整体业绩仍在增长,但第三季度的严重下滑主要是由于下半年白酒销售旺季的进入,顶级白酒的不断挤压,九桂酒自身产品高端流程的放缓,以及最终九桂酒品牌升级战略的过度前期投资,这将在短期内拖累企业利润。此外,中粮集团近期频繁的人员调动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九桂酒全国分销战略的推广。”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管理不善,九桂酒公司在河南的北方基地和河南公司一直处于亏损和资不抵债的状态。虽然九桂九自2017年5月以来一直在整合这两者,但它也已申请破产重组。然而,到目前为止,这两家公司的资产仍在拍卖中,没有人接手。

区域名酒向高端葡萄酒的转型面临挑战。

近年来,已达到第二高端,占领大众消费升级的新高度,成为名酒企业和省级龙头企业的新战略。

九桂酒是湖南省唯一上市的白酒企业,是香型白酒的主导品牌,包括内参、醉鬼、香泉三大系列产品。在2018年九桂酒经销商大会上,总经理董顺刚提出,九桂酒未来的战略是“以价格为基础的增长”,抓住高端和次高端发展机遇,用内部参考和酒精两种单一产品升级产品结构。

2019年上半年,“内部员工”、“酒鬼”和“香泉”三大系列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59亿元、4.69亿元和6804.03亿元,三大系列收入分别占22.43%、66.15%和9.60%,此外还有其他一些系列收入。

同时,值得一提的是,在过去两年中,九桂酒“内神”系列高端产品和次高端产品“九九”系列的毛利率稳步上升,“内神”系列从2017年的93.41%上升至2018年的94.45%,而“九九”系列从2017年的79.33%上升至2018年的81.45%。

但是,像九桂九这样规模相对较小的区域品牌,必须完成自己的产品结构和品牌升级,并加快全国市场的扩张,这对企业的经营管理能力提出了很大的要求。

其次,受企业规模和香气浓郁的小块限制,内参酒很难真正突破高端白酒市场。资料显示,传统名酒茅台、五粮液和国窖1573在高端白酒市场中仍长期占据95%的份额。

对此,招商证券表示,在次高端竞争加剧的背景下,酒精和幽灵酒的成本大幅上升,同时在线品牌建设继续投入,销售成本大幅上升,盈利能力受到抑制。未来利润提升的核心仍然取决于管理团队的适应性和执行力。基于公司目前的发展阶段和价格区间竞争加剧的背景,“审慎推荐-A”投资评级暂时保持不变。

关于九桂酒高端转型的前景,蔡薛飞表示,“总体而言,九桂酒作为区域性小规模白酒企业,面临着中国整体白酒消费的疲软,自身消费规模较小,品牌实力较弱,市场竞争实力较弱,盲目的高端转型导致企业经营成本较高,有高档白酒下沉的威胁。与此同时,国有化进程被其他地区实力雄厚的白酒企业所包围,这可以说是处于压力之下。”

(责任编辑:赵金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