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定位 激活民间投资


长期以来,私人投资增长率的下降引起了业内的激烈讨论。 私人投资是市场经济的粘合剂,是国民经济投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当前经济转型发展过程中,激活民间资本已成为稳定经济、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重中之重。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投资数据,从2015年底开始,民间投资增速逐渐落后于国家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这是近10年来民间投资增速首次低于国家固定资产投资增速。 然而,私人投资增长率和基础设施投资增长率之间的差距也进一步扩大。 由此可见,对私人投资增长放缓的隐忧已经凸显。 那么是什么导致了私人投资增长率的下降呢?

私人投资是中国固定资产投资保持快速增长和稳定经济运行的重要支撑力量 对此,有关部门一直高度重视确保民间投资的活力,特别是今年以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连续三次提到促进民间资本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还将采取七项主要措施来稳定私人投资的增长率。

有些人认为,这项政策不能促进私人投资增长的原因是该政策的实施力度不够。 这一次,私人投资增长率下降的“重灾区”是市政建设和公共服务项目领域。 由于这种下降的原因,业内有人认为,首先,在这些项目投资中,民间资本的项目合作伙伴往往是市政建设部门或公共服务部门,而相关单位负责人的变动往往会导致签订的合同无法履行。其次,很大一部分公共建设项目具有非常明确的公益性,私人投资者对项目的盈利能力并不乐观,或者担心利润分配预期不明确。第三,私人资本在参与某些项目建设时往往只有相应的股权,缺乏同等水平的“话语权”,往往无法在关键决策中合理表达自身利益。

由于民间投资热情下降的原因,笔者认为有以下几点:第一,对民间资本的歧视没有完全消除 目前,许多领域,如电力、交通、教育等。对私营企业设置了隐藏的障碍,或者在准入条件中附加了单独的条款。

第二,私人投资优惠政策尚未落实。 融资渠道不畅、融资难一直是困扰民营企业的“老大难”问题。银行通常向国有企业提供足够的信用担保,增加了民营企业获得融资的成本。 尽管该国近年来采取了许多政策来解决这一难题,但问题的关键仍然在于这些政策能否得到实施和落实。

同样,中国的投资环境也影响了私人投资的热情 包括政策的稳定性、政府管理的环境、保护私人资本安全的环境、公务员的效率和官员的公开性,所有这些都直接影响私人投资的信心。

确保民间资本参与公共设施项目的合理权益及其应有的利益诉求是解决民间资本投资疲软的关键。只有落实政策,明确利润,才能从根本上提升民间资本的投资活力和创新能力。

市场经济的发展离不开民间投资。为了充分发挥民间资本的作用,支持实体经济的稳步发展,民间投资需要顶层设计、市场约束、环境保护和公平竞争。 因此,除了鼓励民间资本大胆投资的政策之外,还应该从法律层面解决一系列问题。

一是加快法律定位,完善市场机制 一方面,私人资本应在一些公共服务领域获得更平等的法律地位,应打破对私人投资准入的限制,私人沉淀资本应通过市场调整激活。 另一方面,要依法保护民间投资,稳定民间投资,开放市场,做大做强,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投资,促进国民经济健康发展。

二是规范政策导向,营造投资环境 政府管理部门要精简行政,实行小规模管理,提供大规模服务,打破民间投资壁垒,改善投资环境,把资金放在同一起跑线上。 充分发挥国家投资风向标和龙头鹅的作用,带动民间资本投资主流经济,促进整体经济发展。

第三,激活服务杠杆,激活私人投资 国家应明确政策导向,提高市场管理预期,增强私人投资预期的信心 通过减少税收、费用和利润,增加私人投资投资、利润和发展空 划分和预警风险等级,降低民间资本投资风险,放开和搞活民间投资交易,繁荣民间资本市场,促进经济持续稳定发展。 (作者:洪红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