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不懈攀登——中国科大科教报国60年记


新华社合肥9月22日电(记者王正中、杨玉华、徐海涛、周畅)在穿越空期间,中国科技大学坚持不懈的攀登报道了60年从“两颗炸弹和一颗卫星”到同步辐射、铁基超导、从量子信息到暗物质卫星。自1958年建国以来,她一直面对国家的战略需要,敢于攀登和超越。

不要随波逐流,不要盲目跟风,悄悄地教育人们,集中精力进行科学研究 全国最高比例的高校为本科毕业生创造了“1000名学生和1名院士、700名硕士和博士”。虽然成立时间不长,但它已被评为中国十大科技进步最快的大学之一。

60年不懈的攀登,一颗钉子磨练风雨 中国科技大学的发展史是一部爱国主义、奋斗和开拓的历史。

国家科学:攀登科技高峰

今年7月,国际小行星中心发布通知,永久命名这两颗小行星为“郭永怀星”和“李沛兴”,以纪念中国的“两颗炸弹和一颗星”创始人、中国科技大学教授郭永怀和他的妻子李沛。 在此之前,另一颗小行星被命名为“中国科技大学之星”

中国科技大学自成立以来,肩负着为国家“立”和“强”提供一流科技人才的伟大使命

学校设立的13个系和41个专业都以国家战略需求为重点,并针对该国急需的、薄弱的空白人地区。 中国科学院支持该校的办学,包括华罗庚、钱学森、严济慈、赵九章和赵忠尧在内的一批国内顶尖大师上台讲课。

“男人想成为牛顿,女人想成为居里夫人 HKUST大学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郭广灿在这所大学已经58年了,他说HKUST的成立是为了服务国家的使命。它成立之初,许多教师都是爱国学者,他们冲破阻力回国。 复兴中国的历史使命为HKUST注入了红色基因,也让一代又一代的HKUST人通过国家研究、科学和教育传递了为国家服务的雄心。

“80后”卢朝阳被海外媒体称为“操纵光子的巫师” 从他进入学校的那天起,他的前辈们“做未知的事情,做惊天动地的事情”的精神就影响了他。无论他是在学校学习还是在国外学习,他都坚信中国人应该站在量子科学的顶端。

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为祖国最迫切的需要服务 建国60年来,HKUST为尖端科学研究提供了大量人才。73名毕业生当选为中国科学院两院院士,32名成为技术将领,全国23项“两弹一星”荣誉中有11项是HKUST校友。

2016年8月,世界上第一颗量子卫星墨子飞到太平洋空,在50万米空,解决了爱因斯坦的“世纪问题”,打开了全球量子通信的大门

从“两颗炸弹和一颗卫星”到同步辐射加速器,从铁基超导的世界级突破到世界上第一条1000公里量子通信干线的建设,从“墨子”卫星到光量子计算机.中国科技大学涌现出一批世界领先的原创科技成果。 仅新世纪以来,就获得了5项重大国际物理进步、2项重大国际物理突破、1项世界科技进步十大新闻、18项中国科技进步十大新闻、2项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在全国高校中名列第一。

寿卓崇教:科技人才的摇篮

蓝色校旗迎风招展,梅花、书籍和火箭构成动态醒目的校徽,象征着HKUST的勤奋和攀登科学高峰的追求 蓝色代表的科学精神也是HKUST人的本色。

尊重创新人才的培养规则,不随大流,勇于创新。

HKUST是国内第一个探索青年班人才培养模式的人,尊重兴趣,因材施教。 “100%选修专业”首先在中国实施,学生有三次机会根据自己的兴趣选择专业。 重点放在宽口径训练上,无论专业是什么,都要在头两年打下坚实的数学和科学基础,使学生有广泛的知识和足够的科研后劲。

近年来,HKUST也积极探索不同层次的教学,打破人才培养的天花板,覆盖人才培养的底板,让尖子生接受更好的教育,学习有困难的学生不会落后。

学术优先权:“长凳宁愿坐十年也不愿冷,文章一个字也不写空”

55岁的陈先辉在HKUST学习和工作了26年,直到2008年才为人所知,当时他因获得临界温度为43开尔文的铁基复合超导体,打破了学术界公认的“麦克米伦极限”(Macmillan Limit),在世界上首次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 陈先辉说,如果按照发表的论文数量来评估,他可能早就被淘汰了,但HKUST有这样一种尊重科学研究规律的氛围。

在HKUST,追求科学民主和倡导学术优先是共识 最佳条件优先考虑科研和教学。不管资历如何,给予新的人才空;学术研究没有禁区,对“奇异想法”也没有容忍度 “正是这种坚持和坚持科学原则的精神,使HKUST在气质和魅力上独一无二 HKUST校友、中科院院士王治珍评论说

淡泊名利,默默无闻的学问

发型经常凌乱,衣服随意随意,脚步总是很匆忙。潘建伟走在校园里有点不显眼。卢正天身高1.9米,斜肩包,获得美国“青年科学家总统奖”,像学生一样骑自行车.这样的“大牛”学者在科大比比皆是。

"到处都是大师,转过身来讨论 科大教务主任周赵聪说:“在科大,教授和院士都教导学生‘不仅仅是天堂’ 鼓励学生向“丹尼尔”学者的实验室提问、提问或申请 "

走在科技大学的校园里,有许多学者和专家以一种简单而低调的方式走过。他们听到的往往是公式和术语的讨论。晚上,图书馆和实验室灯火通明。

20年前,17岁的陈玉瑶赢得了国际高中物理奥林匹克“绝对冠军”,成为全国各大学的竞争对象。最后,他选择了中国科技大学 “就连食堂门口的广告牌上都贴满了学术海报,这是一个安定下来做科研的好地方。 陈玉瑶在这里如鱼得水。他在量子光学领域取得了杰出的成就,成为继潘建伟之后第二位获得欧洲物理学会菲涅尔奖的中国科学家。

接力攀登:创造“红色专家一起前进”的灵魂

在过去的60年里,HKUST见证了

三代爱国学者的接力。第一代是在学校的开始。钱学森、郭永怀、赵忠尧、杨承宗等一批归国学者将红色基因注入文化血脉,使学校学术起点高、政治方向积极,为新中国做出了重要贡献。

第二代大约是2000年,以侯建国、潘建伟、谢毅等为代表。这些在改革开放后出入境的学者带着强烈的责任感回到了中国,并成长为代表中国参加国际科技竞争的领军学者。

第三代是以陈玉瑶、卢朝阳、熊玉杰为代表的357名HKUST校友,他们自中共十八大以来从海外留学归来,约占全国“青年千人计划”总人数的10%,成为新的顶尖科研人员。

“一代又一代的HKUST老师和学生回到祖国,决心为国家服务。这是大学校训给出的精神背景,校训是“红色与专业齐头并进,理论与实践交融” “中国科技大学党委书记舒歌群认为,60年的专业与政治并重办学之路是培养社会主义人才的道路,不仅要向学生传授技能,还要让学生知道用技能为谁服务。

“‘专业化’是攀登科学高峰的能力,而‘红色’是国家和时代的责任 ”中国科技大学校长鲍新和认为,“红色”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含义。当它刚成立时,它促成了“两颗炸弹和一颗星”。现在它正在为“科技强国”和“中国梦”而奋斗

迈向创新力量的新旅程已经开始。中国科技大学绘制了新的蓝图:2020年成为世界一流大学,2030年成为世界一流大学 新一代的HKUST人正在开始他们心中的星海探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