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中华白姜遇上学艺术设计的小姐姐


2019-11-19 04336005336045中国青年报

胡婷婷正在检查收获的生姜。

看看视频

每天,来自安徽铜陵的26岁年轻企业家胡婷婷来到工厂与白江“亲密接触”。她想看看工人的生产情况,检查产品的生产过程、包装、交付和库存,并接待许多前来参观的年轻人。

“我只有在接触产品时才会有想法和灵感。每天,我都要考虑如何拓展销售渠道,如何迭代产品,从而在形式、功能和类型上创新白姜,这真的让我心碎。”胡婷婷感慨道。

她的创业项目和工厂位于铜陵贾赦四合院村,背靠青山,周围是树林和竹林,面积约200平方米。工厂的设计风格清新而艺术,更像一个工作室。佘家大元村是铜陵白姜的特色产区。铜陵白姜以其嫩而白的皮肤命名。它质量上乘,有“中国白姜”的美誉。北宋时期,铜陵白姜被列为朝廷贡品。其加工工艺为“安徽非物质文化遗产”,将于2019年被列入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区名单。

从我学习艺术和设计的小妹妹到面朝黄土的姜农,胡婷婷已经习惯了农业创业的艰辛。“目前,我们种植4亩白姜,年产量约1万斤,向农民购买1万斤生姜。我希望明年能翻倍。”

有什么困难?我决心种植姜。

胡婷婷在贾赦四合院吃白姜长大,对白姜有着特殊的感情。

"复合村土壤肥沃,气候适宜,特别适合生姜生长。铜陵姜农有独特的种植和加工技能。加工后的白姜晶莹剔透、芳香爽脆、嫩滑爽口。”胡婷婷说,铜陵姜农的三种栽培技术是独一无二的,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技术。

大学毕业后,胡婷婷在成都工作。在一次家庭聚会上,长辈们告诉胡婷婷,由于技术要求高、艰辛和疲劳,越来越少的人按照古老的方法种植生姜。再过10年,也许没有人会种植白姜。

据了解,铜陵白姜产业缺乏规模、集约化水平和创新能力,导致产业发展“后劲不足”。

不想持续了两千多年的白姜文化被慢慢遗忘,胡婷婷决定向父母学习种植白姜,给白姜带来新的活力。

她觉得长辈们以传统而原始的方式销售白姜,即直接销售地里种植的姜,这既不能增加铜陵白姜的附加值,也不能让消费者深刻感受到白姜深厚的文化背景。

2018年,她正式辞职。她回家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拥抱”江天。然而,胡婷婷花了很大力气才把自己的身份完全转变成一个“农民”。她第一次去田里时,对锄地的基本技能感到困惑。

种姜的锄头比普通的锄头重,女孩不能摆动它。婷婷用锄头的姿势不是特别正确。夏天,天气非常热。不久,胡婷婷筋疲力尽,手心起了水泡。

更大的障碍来自村民和他们的父母。看到婷婷在外地工作,来来往往的人总是不时地说几句话:“为什么一个小女孩回来上班,却在公司表现不好?你能在农业上做出什么承诺?”

婷婷作为村里第一个进入大学的人,肩负着家人的厚望。她的父母不明白为什么她的女儿不得不放弃高薪工作,回来做这么痛苦的事。“但我从未想过放弃。我决定为自己的生意种植生姜。”胡婷婷说道。

“我从长辈那里学到,务农需要极大的耐心。生姜每年一季只生产一次,但需要一年的时间来处理。同样的动作和工作流程必须重复多次。”胡婷婷每天都会去江田观察生姜的生长情况,看看有没有足够的水、足够的光线,以及有没有病虫害.通常当他回来时,他的衣服上沾满了泥,夏天他会汗流浃背好几次。

耐心和毅力是不够的。玩网络思维

胡婷婷的父母一生都种姜,用他们的手艺和经验吃饭。胡婷婷跟着父母,记录下种植白姜的全过程,详细了解需要注意的细节,整理出相关的量化数据。经过近一年的反复实践和观察,胡婷婷终于掌握了一些古老的种植技术。

父母被女儿的坚持所感动。他们开始给女儿们传授一些宝贵的经验,比如他们对季节和天气的把握。

“老一辈生姜种植者已经养成了用身体感知自然界湿度和温度变化的习惯,而我只看天气预报。”胡婷婷表示,她的父母会在前天晚上或第二天早上做农活之前,对天气进行判断,并做好相关的准备和计划,决定如何进行农业生产以及如何实时调整天气,这对她非常有利。

2018年9月初,胡婷婷精心照料的生姜被收获。她形容这是“像自己孩子出生一样快乐的感觉!”

生姜已经种植,发展销售渠道也是一个难题。起初,胡婷婷到处找亲戚、朋友和同学推荐产品,但这些力量远远不够。她需要更多的渠道和新客户。

“农业依赖体力。销售和促销测试脑力。只要我们遇到有意愿的顾客,我们就会不再口头上说三道四,想尽一切办法让他们尝一尝。许多人对新品牌不感兴趣,所以我们免费向他们提供我们的产品。只要有回头客,我们就非常高兴。”胡婷婷说道。

如何在相似的产品中表现出差异化,她摸索出一条道路:从艺术设计的角度来“重构”一种农产品,使产品像艺术品、工艺品或“礼物”。同时,人们应该充满了想吃、想吃、想吃、想和别人分享的欲望,真正打动消费者。

2018年10月,胡婷婷的丈夫程玲也回家帮她一起创业。他将自己对新媒体生产和发展的知识与许多产品设计、后期运营和品牌形象的想法结合在一起。

平时,程玲还会编辑制作短片,开发小节目,让观众对《白姜》感觉更好。很多想法,夫妇俩会一起讨论和交流。虽然有不同的意见,但两人在“争吵”后很快就会达成一致。这和艺术设计是一样的,只有经过反复打磨,才能生产出高质量的产品。

经过反复磨合,他们将初创品牌命名为“李珊”,并将该产品比作“大自然的礼物”第一条微信推特发布后,阅读量超过5000条。评论区的许多评论鼓励我们坚持下去,传播铜陵白江文化,给我们鼓励。”胡婷婷回忆道。

那段时间,胡婷婷经常熬夜设计产品包装并反复修改。有趣的包装和创新的沟通理念让她的先锋产品脱颖而出,在第一个月的销售额就达到了20万元。此外,她还从事电子商务,开淘宝店,尝试微型商店和小程序,将生姜产品插入互联网的翅膀。

让人们边吃边感受传统文化”“我周围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从事农业创业,但每个人都普遍面临着晋升等困难。”在过去的三年或更长时间里,铜陵的一些年轻居民已经回家加入胡婷婷的创业团队。目前,核心团队的五名成员都是90后。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改变人们对生姜的固有认知,让人们在吃饭的时候感受到传统文化。

白姜的栽培受自然条件的影响很大,古代的栽培技术也很严格。如果你不小心,白姜会感染鼠疫,减少产量。这是胡婷婷目前面临的另一个痛点。

“我们与生姜种植者合作购买生姜作为原料,我们从村里挑选生姜制造专家到工厂工作,以促进当地就业。”胡婷婷希望鼓励更多的年轻人学习种植白姜,帮助国家发展。

胡婷婷说白姜的收购和加工非常精致。“我们的购买价格是15元一公斤,基本上与市场中后期的价格相同。生姜上市前一周,我会去姜农的地里检查生姜的生长情况,分别拔掉一两棵树,仔细观察生姜的品质。“

此外,每年秋季,在生姜收获季节,她会特别邀请村里50-75岁的生姜生产商到工厂帮忙制作生姜,确保生产质量。老姜工匠也很乐意前来帮忙。他们很高兴看到村里的年轻一代认真种植生姜。

“我们的白姜只在阳光充足的日子里制作和加工,以确保阳光至少持续3小时。所有的白姜都是用纯手工撕成的,装瓶腌制,这需要大量的时间和人力成本。”胡婷婷表示,他只从原产国的贾赦大院中挑选生姜,采用完整的古代工艺手工制作生姜,不添加任何添加剂,有自己独特的腌制配方,不同于市场上常见的白姜加工工艺。

此外,胡婷婷从村里吸收了一些剩余劳动力到工厂工作,从事包装等一些工作,这样他们就可以做点什么了。

“将来,我们会让更多的人了解姜,让公众知道我们年轻人愿意也有能力把姜种好。”胡婷婷梦想自己的品牌能够促进铜陵白姜文化,让白姜走出大院,走出铜陵,走向世界。

胡婷婷正在检查收获的白姜。

看看视频

每天,来自安徽铜陵的26岁年轻企业家胡婷婷来到工厂与白江“亲密接触”。她想看看工人的生产情况,检查产品的生产过程、包装、交付和库存,并接待许多前来参观的年轻人。

“我只有在接触产品时才会有想法和灵感。每天,我都要考虑如何拓展销售渠道,如何迭代产品,从而在形式、功能和类型上创新白姜,这真的让我心碎。”胡婷婷感慨道。

她的创业项目和工厂位于铜陵贾赦大院村,背靠青山,周围是森林和竹林,占地约200平方米。工厂的设计风格清新而艺术,更像一个工作室。佘家大元村是铜陵白姜的特色产区。铜陵白姜以其嫩而白的皮肤命名。它质量上乘,有“中国白姜”的美誉。北宋时期,铜陵白姜被列为朝廷贡品。其加工工艺为“安徽非物质文化遗产”,将于2019年被列入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区名单。

从我学习艺术和设计的小妹妹到面朝黄土的姜农,胡婷婷已经习惯了农业创业的艰辛。“目前,我们种植4亩白姜,年产量约1万斤,向农民购买1万斤生姜。我希望明年能翻倍。”

有什么困难?“我更喜欢种植姜”是在贾赦庭院吃白姜长大的。胡婷婷对白姜有特殊的感情。

"复合村土壤肥沃,气候适宜,特别适合生姜生长。铜陵姜农有独特的种植和加工技能。加工后的白姜晶莹剔透、芳香爽脆、嫩滑爽口。”胡婷婷说,铜陵姜农的三种栽培技术是独一无二的,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技术。

大学毕业后,胡婷婷在成都工作。在一次家庭聚会上,长辈们告诉胡婷婷,由于技术要求高、艰辛和疲劳,越来越少的人按照古老的方法种植生姜。再过10年,也许没有人会种植白姜。

据了解,铜陵白姜产业缺乏规模、集约化和创新能力,导致产业发展“后劲不足”。

不想持续了两千多年的白姜文化被慢慢遗忘,胡婷婷决定向父母学习种植白姜,给白姜带来新的活力。

她觉得长辈们以传统而原始的方式销售白姜,即直接销售地里种植的姜,这既不能增加铜陵白姜的附加值,也不能让消费者深刻感受到白姜深厚的文化背景。

2018年,她正式辞职。她回家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拥抱”江天。然而,胡婷婷花了很大力气才把自己的身份完全转变成一个“农民”。她第一次去田里时,对锄地的基本技能感到困惑。

姜锄头比普通锄头重,女孩不会摆动,婷婷用锄头的姿势也不是特别正确。夏天,天气非常热。不久,胡婷婷筋疲力尽,手心起了水泡。

更大的障碍来自村民和他们的父母。看到婷婷在外地工作,来来往往的人总是不时地说几句话:“为什么一个小女孩回来上班,却在公司表现不好?你能在农业上做出什么承诺?”

婷婷作为村里第一个进入大学的人,肩负着家人的厚望。她的父母不明白为什么她的女儿不得不放弃高薪工作,回来做这么痛苦的事。“但我从未想过放弃。我决定为自己的生意种植生姜。”胡婷婷说道。

“我从长辈那里学到,务农需要极大的耐心。生姜每年一季只生产一次,但需要一年的时间来处理。同样的动作和工作流程必须重复多次。”胡婷婷每天都会去江田观察生姜的生长情况,看看有没有足够的水、足够的光线,以及有没有病虫害.通常当他回来时,他的衣服上沾满了泥,夏天他会汗流浃背好几次。

光有耐心和毅力是不够的,玩网络思维

胡婷婷的父母一辈子都在种生姜,靠手艺和经验吃饭。胡婷婷跟着父母,记录下种植白姜的全过程,详细了解需要注意的细节,整理出相关的量化数据。经过近一年的反复实践和观察,胡婷婷终于掌握了一些古老的种植技术。

父母被女儿的坚持所感动。他们开始给女儿们传授一些宝贵的经验,比如他们对季节和天气的把握。

“老一辈生姜种植者已经养成了用身体感知自然界湿度和温度变化的习惯,而我只看天气预报。”胡婷婷表示,她的父母会在前天晚上或第二天早上做农活之前,对天气进行判断,并做好相关的准备和计划,决定如何进行农业生产以及如何实时调整天气,这对她非常有利。

2018年9月初,胡婷婷精心照料的生姜被收获。她形容这是“像自己孩子出生一样快乐的感觉!”

生姜已经种植,发展销售渠道也是一个难题。起初,胡婷婷到处找亲戚、朋友和同学推荐产品,但这些力量远远不够。她需要更多的渠道和新客户。

“农业依赖体力。销售和促销测试脑力。只要我们遇到有意愿的顾客,我们就会不再口头上说三道四,想尽一切办法让他们尝一尝。许多人对新品牌不感兴趣,所以我们免费向他们提供我们的产品。只要有回头客,我们就非常高兴。”胡婷婷说道。

如何在相似的产品中表现出差异化,她摸索出一种方法:从艺术设计的角度“重构”农产品,使产品像艺术品、工艺品或“礼物”。同时,人们应该充满了想吃、想吃、想吃、想和别人分享的欲望,真正打动消费者。

2018年10月,胡婷婷的丈夫程玲也回家帮她一起创业。他将自己对新媒体生产和发展的知识与许多产品设计、后期运营和品牌形象的想法结合在一起。

平时,程玲还会编辑制作短片,开发小节目,让观众对《白姜》感觉更好。很多想法,夫妇俩会一起讨论和交流。虽然有不同的意见,但两人在“争吵”后很快就会达成一致。这和艺术设计是一样的,只有经过反复打磨,才能生产出高质量的产品。"

经过反复磨合,他们将初创品牌命名为“李珊”,并将该产品比作“大自然的礼物”。“在第一条微信推特发布后,阅读量超过了5000条。评论区的许多评论鼓励我们坚持下去,传播铜陵白江文化,给我们鼓励。”胡婷婷回忆道。

在那段时间,胡婷婷经常熬夜设计产品包装并反复修改。有趣的包装和创新的沟通理念让她的先锋产品脱颖而出,在第一个月的销售额就达到了20万元。此外,她还从事电子商务,开淘宝店,尝试微型商店和小程序,将生姜产品插入互联网的翅膀。

让人们边吃边感受传统文化。

我周围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从事农业创业,但人们普遍面临着晋升等困难。在过去的三年或更长时间里,铜陵的一些年轻居民已经回家加入胡婷婷的创业团队。目前,核心团队的五名成员都是90后。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改变人们对生姜的固有认知,让人们在吃饭的时候感受到传统文化。

白姜的栽培受自然条件的影响很大,古代的栽培技术也很严格。如果你不小心,白姜会感染鼠疫,减少产量。这是胡婷婷目前面临的另一个痛点。

“我们与生姜种植者合作购买生姜作为原料,我们从村里挑选生姜制造专家到工厂工作,以促进当地就业。”胡婷婷希望鼓励更多的年轻人学习种植白姜,帮助国家发展。

胡婷婷说,白姜的收购和加工非常讲究。“我们的购买价格是15元一公斤,基本上与市场中后期的价格相同。生姜上市前一周,我会去姜农的地里检查生姜的生长情况,分别拔掉一两棵树,仔细观察生姜的品质。“

此外,每年秋季,在生姜收获季节,她会特别邀请村里50-75岁的生姜生产商到工厂帮忙制作生姜,确保生产质量。老姜工匠也很乐意前来帮忙。他们很高兴看到村里的年轻一代认真种植生姜。

“我们的白姜只在阳光充足的日子里制作和加工,以确保阳光至少持续3小时。所有的白姜都是用纯手工撕成的,装瓶腌制,这需要大量的时间和人力成本。”胡婷婷说,他只从原产国的贾赦大院中挑选生姜,采用完整的古代工艺手工制作生姜,不添加任何添加剂,并且有自己独特的腌制配方,不同于市场上常见的白姜加工工艺。

此外,胡婷婷从村里吸收了一些剩余劳动力到工厂工作,从事包装等一些工作,这样他们就可以做点什么了。

“将来,我们会让更多的人了解姜,让公众知道我们年轻人愿意并且能够种植好姜。”胡婷婷梦想着自己的品牌能够促进铜陵白姜文化,让白姜走出大院,走出铜陵,走向世界。